FL王权

摸鱼

原创私设。
胆小自闭瞎子受X多动乐观哑巴攻

小时候
小哑巴因为说不了话,很喜欢听事物发出声音,弄出各种动静。
小瞎子因为看不见,总是被小哑巴弄出的稀奇古怪声音吓一跳。

长大后
小哑巴将小瞎子的脑袋按在自己胸口,用指尖在小瞎子的手心一笔一画地写:这是心脏跳动的声音。小瞎子不作任何反应,小哑巴就在他的手心重复地一遍遍写。写得小瞎子的手指微微蜷缩,被细碎头发遮掩的耳尖微微泛红。

通知

这个,事情是这样的。我开学一星期了,高二升高三,学习比较紧张,作业也变多了。所以在周一到周五期间我都是不会写文的,周末会看情况写一小段,当然也不可能我写一小段放一小段,这样你们看得也不尽兴我强迫症也有点难过。emmm,150fo粉我挺开心的,当然就不点梗了。坑还没填完就不开了,尽量填坑,然后云信那个调教吧,我真的慢慢更……质量还是要有点保障的,毕竟已经更文挺慢的了。然后,各位看文的大佬对不起。文我还是会写会更的,我知道你们等得挺辛苦的。希望能体谅一下被试卷作业埋的高三狗,谢谢关注我的大佬们。

福利(云信)

写调教写得我贼巴难受,看今天要不要出门买辣条调剂一下心情在写,存个文。
人物崩坏ooc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46034690420182

什么都没有。

七夕要到了……你们要浴室play还是军服调教play。然后,归在云信番外。二选一。

【云信】灵肉共舞

论赵子龙如何用一支舞撩到韩信。
嘻哈天王云X街头霸王信。
1)
韩信的老爹进行的都是地下生意,年轻时靠着健壮的体格和不要命的拼劲结识了不少行内巨头,中年稳固地位后靠着当初的人脉将势力扩大。

对于韩信的教育问题,秉持着下一代自己有自己的活法,毫不客气地将韩信扔到堂口和下属混在一起,自己抱着美娇娘出入上流酒会。

虎父自然无犬子。在堂口长大的韩信跟着叔叔辈的打手们学了一身的功夫和打斗技巧。但在性格方面还是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说话太直无意中补刀,情感缺失和大老爷们儿处惯了对女人不感兴趣等。

韩信第一次见到赵云是闲得发慌,散步散到天桥上。

赵云就在一杆路灯的光照区内,背景是漆黑的夜幕,偶有闪烁的星子。地上摆放着一部手机,节奏感强烈、打着鼓点的曲子从扬声器传出。

宽大的连帽外套阻挡不了赵云有力的舞蹈动作,每一下出肘隐约勾勒出手臂的线条。外套的树脂拉链仅拉至胸口,一些大开合的动作都能看到被汗水浸湿的背心布料紧贴在结实胸肌上。

舞到后半部分,赵云动作变化得诡秘。强烈的侵略感袭向韩信,仿若盘旋在天空的苍鹰终于找准时机,收拢羽翼整个身体朝着猎物坠落,又在接近猎物身体的下一刻展翅,伸出尖锐的爪子刺进猎物的皮肤。

最后一个鼓点落下,韩信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他的身体僵在原地,下面该死地有了反应。

直到赵云离开的背影融入进黑暗里,韩信的身体才恢复运作。

【白鹊】医属关系

(7)后面有补充内容,然后这章继续胡编乱造。最后谢谢各位的评论和小心心,很开心看到有人喜欢,虽然我一写剧情文就文笔渣。
(8)
对案件的分析放在一间寻常不过的休息室里。一张不大的四方桌和几把零散的凳子,唯一高级点的配置是大屏的液晶显示屏。
参与的人员并不多,狄仁杰,李元芳,虞姬和程元。还未到的李白和扁鹊。
“这么晚还加班,辛苦大家了。后天我请大家吃饭。”狄仁杰的话一出,其余人一下子精神抖擞,坐直身体朝向狄仁杰的方向。
“程元,之前让你进行身份检索,结果出来了吗?”
程元用右手扶了扶眼镜,将打印的资料给众人。“那名男子叫星野,28岁,普通白领。在越泽有限公司工作,工作5年,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而那个小女孩,很有意思。在三个月前失踪,家里人还让媒体登了寻人启事。小女孩叫范丞韵,父亲是老师,母亲是小提琴手。”
“失踪人口……”李元芳认真地记录下关键词,口中喃喃道,“她的父母知道了孩子死去的消息一定会很难过。”
狄仁杰看着李元芳低垂的头心脏忽然停了一瞬,又恢复跳跃,这变化快得让人还没意识到就没了。
“看监控录像吧,有几个地方很奇怪。”狄仁杰向程元做了个手势,液晶显示器上载入了一段视频。
“这里,男人拍了拍女孩的肩膀,女孩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可以理解为蹲久了腿麻。但是她站起来后背部有些佝偻。我对爆炸源的猜测,炸弹绑在女孩腰上,因为太重造成的这些现象。”视频暂停在小女孩瘦弱的身体上,在座的人眼中有的是不忍,有的是平淡,有的是愤怒。
“ren ti炸弹。”唯一平静的程元吐出这几个字。
狄仁杰点了点屏幕,视频继续播放下去。待视频播到小女孩伸出手的时候,虞姬出声叫了停。
“这女孩的眼神很不正常。可能是被催眠了。”
狄仁杰听完虞姬的话点了点头,继续将视频播下去,直到爆炸产生的一片火光将一切遮掩。
虞姬闭上眼,语气中的低落难以抑制。“是最低等的催眠,小孩子的大脑很容易被催眠,因为他们的意志都很不坚定。如果有人拒绝女孩,女孩就会将那个东西放进嘴里,一咬下炸弹就爆炸了。这应该就是催眠的指令。”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虞姬站起身走出房间将门关上。
“那个扁圆的东西就是引爆的关键?是控制炸弹的按钮吗?”程元颇有兴致地问道。
“不,那不是控制炸弹的按钮。”扁鹊打开门走进来,身后跟着李白。
扁鹊阴沉着一张脸,明显的心情不好。而在座的除了李白都已经习惯了他的模样,只要工作一久,影响了他的睡眠,就会这样。因为习惯,众人忽略了他眼中的复杂情绪。
“是最常见的硝酸甘油做的液体炸弹,一般用罐装。而要引爆这种炸弹很容易,只要轻微的电流震动。那个扁圆的里面应该是电路,一咬破塑料外壳就能产生电流。”在赶来的路上,扁鹊将狄仁杰传来的视频看了一遍。这导致他在车上也没有时间休息一会儿。
“不仅如此,我还检验出了一种液体,硫喷妥钠。”扁鹊的话停了停,又缓缓说道,“皮肤炸伤后露出血肉,硫喷妥钠直接与细胞接触,通过接触cl-内流增加,精神细胞发生动作电位时间变长,神经灵敏度就会下降,大剂量的硫喷妥钠有抑制呼吸致死的作用。那些在救护车上死亡的人应该就是沾染了大量这种液体。”
“如果单是液体炸弹,可能只是普通的kong bu组织,多了这一手,那个组织一定有个资深的研究者。”
李白见扁鹊的神情有些恍惚,道了声歉便带着他离开。
“你想起了什么?”李白看向后车镜中靠着车窗闭目养神的人。
扁鹊的眼睫毛颤动了几下,又没了动静。

【白鹊】医属关系

加了一段剧情,补完。
(7)
傍晚5:30。结束了一天工作的上班族带着一身乏累走在街道上,他们此时只有一个念头,加快步伐回家泡个热水澡。
星野也是众多上班族中的一员。也许是得到即将加薪的消息,他今天的步伐格外轻快,有了闲心欣赏被黄昏笼罩的街景。
在行走的路人中,一个保持静态的生物总是格外吸引眼球。
星野走到一棵行道树下,伸手拍了拍蜷缩成一团的小女孩。“你和父母走丢了吗?”
女孩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瞳孔涣散,没有一丝焦距。她从口袋中拿出一个扁圆的东西,外面包裹了一层塑料。她将手摊开伸向星野,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叔叔吃糖吗?”
星野皱了皱眉,难道这小女孩因为脑子有点问题,被家里人遗弃的?“不,叔叔不吃糖。”
小女孩动作僵硬地收回手,将扁圆的“糖”放进自己的嘴里。上下牙闭合的同时,巨大的冲击与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使街道的地面震动了几下。
“喂。不管你现在在干什么,赶紧到医院急诊室。发生了爆炸事件,而且在人流量众多的新和道,被伤及的患者在送往医院的路上。你也赶紧开车过来进行救助,路上闯红灯的罚单我会处理。”狄仁杰的话音刚落,扁鹊将手机扔向一旁的副驾驶,将油门踩到底。
当赶到医院时,大门口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七八个警察在安抚民众的情绪。扁鹊在其中看到了穿着制服的李白,只是扫了一眼便赶往急诊室。
“有一个不好的消息,有五位离爆炸源很近的患者在救护车上失去生命迹象。”
急诊室的空气瞬时凝重了几分。这场爆炸势必会引起政府的重视,如此强力的炸弹背后会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团体。
悠长的街道一片死寂,不复昨日被大大小小店铺的橘光照亮,晚饭后闲庭信步的人交谈说笑。两束白光从街道口投射进来,只照亮了一块区域,更远的弱光尽数被黑暗吞噬。
“狄大人,这里好黑啊。”清亮的少年音使沉寂的氛围破了个口子。李元芳右手抱紧了怀中的本子,企图在贴身的物品上寻求一些安全感。
狄仁杰将李元芳拉近自己身边,“我派人将街道的民众都疏离了。爆炸将这里的电路毁断,没有电力路灯都成了摆设,所以才这么黑。”
因路面的障碍被提前清扫过,两人顺利地到达了事故现场。
崩裂的地面有些难以下脚。“元芳,就在这一块搜寻事故相关的证物。”狄仁杰蹲下身用手电照在裂缝中,凝了血的碎肉上还沾着布料。
“咦,狄大人,这里有很多亮晶晶的粉末。”狄仁杰快步走过去,捻了点粉末搓了几下,“这是玻璃。”
李元芳拿出一块手帕递给狄仁杰,“狄大人,证物都在爆炸中销毁了吧。”
狄仁杰接过手帕擦了擦手,拿出手机拨通号码“喂,医院那里控制住了吗?”
李白瞥了眼身边和自己一样累得瘫在椅子上的同事,“民众都被打发回家了。”
“急诊室还在抢救吗?”
李白抬头看了眼急诊室还红着的灯,“换了几波伤员,应该差不多了。”
狄仁杰舒了一口气,余光中李元芳正抬着脸看向他。“手术一完,就将秦医生带到警局进行尸检。”
语毕,狄仁杰挂了电话。揉了揉李元芳的头发,“走吧,我们去调监控。顺便把人都通知齐。”

【白鹊】医属关系

过渡章。没错,就是卡了很久的过渡章。内心复杂
(6)
李白坐在咖啡店外的藤椅上,右手轻微摇晃罐装可乐,有一搭没一搭地喝上一口。
“你怎么不进去?在咖啡店门口喝可乐,果然那里的人脑回路都不太正常。”虞姬踩着高靴走到李白面前,殷红的长风衣将她的肤色再提了一个白度。
李白放下手中的可乐,脸上是毕恭毕敬的微笑“虞姐。这次出任务军部什么都没给,说是期间自掏腰包,回去报销。我这当然是要省着点过日子。”
虞姬翻了个白眼,招来服务生点了杯花式摩卡咖啡“说得倒是好听,你们军部的能有多少私房钱。对了,你下午去局里报道,虽然是实习警察,但是给你安排的‘师傅’是局里的中队长。”
李白从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是他出任务前专门集齐兄弟们照的。他将照片推向虞姬“部队里的混小子们都还记着项哥。”
虞姬叹了口气,珍重地将照片放进包里。“老项看了一定很高兴。好了,有事再找虞姐,我先走了。”
李白路过垃圾桶时,将随手捏扁的空罐子扔进里面,双手插进口袋,眼中带着一丝怀念。
回到家时,扁鹊坐在沙发上,手中是翻开的杂志。听到开门声后,他不紧不慢地低头看了一眼页码,将杂志合上,抬头看向李白。
“怎么?穿得像个人了。”李白一反第一天看到时的骚包穿着,身上是笔挺的西装西裤,连那日晃眼的耳钻也消失的一干二净。整个人是清爽精神了不少。
李白走过去蹭到他身边坐下“哪能啊,这身衣服古板死了,完全体现不出我的年轻帅气。要不是为了找工作,我才不穿。”
扁鹊似乎来了兴趣,眼中赤裸裸地好奇哪个地方会收了这么个奇葩。“哦?那你找到工作了吗?”
李白拿起茶几上的苹果,在衣服上擦了擦咬了一大口。“那当然,我站哪儿哪儿就有客源。”
“所以你现在是什么工作?”
李白扬着头骄傲的说,“我现在可是警察。”
“警察?”扁鹊狐疑地看向李白,眼中满是不相信。
李白低下头啃苹果,避过扁鹊的视线“实习警察。总有一天会转正的。”
扁鹊翻开杂志,落到之前看的那一页,脑中却在思量着张良的话。

大概是求助

那个什么,卡文了。然后,想找个白鹊党跟我一起研究一下李白的性格😂,之后的剧情什么的也可以一起讨论讨论,把把关。然后……那个,有意向的可以私我。

【白鹊】医属关系

有恶心的画面,做好心理准备。
(5)
“秦先生,时间差不多了。”吕布用指关节轻轻叩了叩门。
扁鹊放下手中的药剂,脱下胶乳手套后按了按精明穴。“露娜小姐,善后的工作照例交给你了,你也不要留得太晚。”
露娜站起身点了点头,“秦先生再见。”
扁鹊脱下防护服挂在墙上,朝等候在门口的吕布走去。“走吧。”
长时间的专注使扁鹊的精神和视力有所损伤,扁鹊快速地眨了几下眼睛,让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
“上面有什么消息吗?”扁鹊坐在沙发上,看向驻扎在电脑前的张良。
张良将椅子转向扁鹊,“不,不是上面,是军部有消息。军部的数据点在某一刻消失,马上又被填上。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扁鹊身体向后靠在沙发背上,闭上有些酸涩的眼睛。“我很累。”
“好吧好吧。你知道每当军队出任务时都需要登记,数据点消失代表出任务的人离开了,数据点被填补代表军部不想让人知道这次行动。这意味着我们最近有大麻烦了,你最好注意一下你身边的人。”张良无奈地叹了口气,将椅子转向电脑。“好了,你可以回去了。最近几天你先不要来了,就当放假吧。研究所这里有露娜更进实验,我会把资料加密传送到你的电脑上,你看完记得销毁。”
扁鹊没有回家,而是到属于他的休息室睡了一晚。休息室的条件算不上好,只有一张狭窄的单人弹簧床。但是在进行长时间脑力活动后,只要一沾上枕头就能睡着。
许久未做梦的扁鹊当晚做了一个噩梦。在梦里,还是那张餐桌,李白将头埋在他的腹部。那人伸出舌头隔着布料舔舐他的肚子,黏糊糊的唾液将他的衣服腐蚀出一个大洞,李白的牙齿扎进他脆弱的皮肤,被撕咬下的肉渗出鲜红的血液,肉块中还有白色的虫子在扭动。而他什么都做不了,他亲眼看着李白一口口将他的腹部的肉和内脏吃下肚。
扁鹊醒来时咒骂了一句脏话,感觉自己的胃部抽搐地疼痛,真是恶心的梦。他可能今天都要喝营养剂度过了。